(蘋果日報:探針) 警察「不方便」才有可靠法治

最近警方提出修改法例,建議容許警務人員可以毋須合理懷疑,在任何情況下,可隨機要求路面司機接受酒精測試,這明顯是警察權力的擴張和泛化。 此事其實比「藝人淫照風波」下,未送照片評級,就先拉人兼不准保釋的「鍾亦天事件」更令人質疑警權的濫用。 警方的執法準則和客觀性最近被多方質疑,警察權力被濫用的疑慮,不斷被提出討論。 「方便」警方執法,真的對社會好嗎?

調查先要有合理懷疑

蘋果動新聞 2008-04-04 - 蘋果批Online:警惕借酒膨脹
警方建議修例,容許警務人員在任何情況下都可隨機要求司機進行酒精測試,但有輿論認為此舉會令警權擴張和泛化,蘋果Online請來立法會議員涂謹申、策略分析顧問馮德聰一起討論。

警權賦予警察執法的權力,警力的本質,是維繫社會規則穩定運作的一種「強制力」,其中包括了社會對他們合法使用暴力的授權。 因此,警方的權力,在每一個民主國家,都會受到議會和傳媒的嚴格檢核和監察。 在香港,執法權的運作,除了有「自己查自己」的投訴科和議會的制衡,還有太平紳士接受投訴的制度,一環接一環的,去「限制」這種「合法暴力」的使用,「執法權」本來就不是應該可以「方便」地使用的。

在立法、司法和執法「三權分立」的政府,這種平衡是社會公正公義的體現。 港人對警方的信任,正是源於這種有「控制」和「不方便」的執法環境。 警方去調查一個「疑犯」,首先就要有「合理懷疑」認為這人「有罪」。 當執法部門搜集到足夠的犯罪證據時,便會將之起訴或拘捕,「疑犯」就會變成「被告」。 而司法制度裏,對被告的「無罪假設」,就正是對執法體系的一個制衡。

先不去評論「不准保釋」是否合理,「鍾亦天事件」告訴我們,當執法部門有理由和證據去相信某人「有罪」,他們會把「疑犯」拘捕起訴,然後轉送到司法程序裏; 而司法部門會在現行法例下,考慮各種證據和證供,對案件作出公正的審理。 在這裏,其實也要為警方說句公道話,要認真調查案件,執法部門就不能不把「疑犯」當成「有罪」的去搜查,只要執法人員提出的證據是客觀合理和真實的,「疑犯」的清白,自有司法部門和適當的法律程序去保障。

事件最終的結果是,律政司撤銷鍾亦天的控罪,把他當庭無條件釋放,並可取回堂費。 這昭彰了香港司法的獨立和公正,令社會對香港的法治有信心。

毀掉警方的嚴謹形象

而容許警務人員可以在任何情況下,隨機要求路面司機接受酒精測試,就正完全違反以上的客觀公正精神。 也不知是誰的「餿主意」,警方一向良好嚴謹的形象,一下子全給這無實際必要的條文全毀了!

警力是有限的公共資源,如果不是有足夠的原因,根本就不應胡亂使用。 我們有理由相信,每一個警察都是明智和專業的,不會去做無意義的無聊事; 要知道,投訴警方「浪費警力」,可是投訴科的熱門題目。 警方的行動必然「事出有因」,斷不會做「不合理」的事,就算行動未必次次有結果,但就必然有它的合理原因和動機。 沒有合理原因的話,警察絕對不會亂來,我們對警方的信任,正是源於他們的合理性和效率。

但這新提出的條文就等於宣告,警方為了執法方便,需要做一些「毋須合理懷疑」支持的事。 我們在以「反義」考慮條文的合理性時,就可以看成,這是要求政府賦予警方,連他們的懷疑「不合理」時,也有行使警權的合法性。 這條文的本身就是要求合法的警權濫用! 這不是要求「濫權」是甚麼!

我請教過專業人士的意見,有法律界朋友表示,警察也是公務員,斷不會無「合理懷疑」而去做這類麻煩事; 要去提出一個或以上的「合理懷疑」,對前線警員而言,根本就並不是一件極度困難的事,而他們根本不會甘冒大不韙去做無謂事。 所以,這次可能只是一些高層官員一廂情願的做法,想借新科技的使用和修例,令執法工作「方便」一些,誰知卻是賠上了警隊在市民眼裏客觀合理的良好形象。

警方應該是市民的「朋友」,我們贊成去嚴厲打擊醉酒駕駛,以保障路面的安全,但前提是要貫徹香港的法治精神,及不會浪費諸如警力的各種公共資源。 以那一點的「不方便」,去換取市民對執法的信心,相信是值得的!


蘋果日報 - 日期:2008年4月4日
馮德聰 - 策略分析顧問


Direct URL : http://mindfarm.com?contentid=63

分享


       發佈日期: Friday April 04, 2008 HKT


Copyright 2006-2011® Paul T.C.Fung at MindFarm.com
System Powered by DataYard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