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祥益網 馮來先警專欄) 上下層分裂──不成熟的香港政黨

發展了多年的香港各政黨,至今都給人不成熟的感覺。 早前李八方說,有「自由黨核心成員」分析指:「……原本政黨發展理應越趨成熟,由創立時的鬆散狀況,變得越來越緊密,黨機制可以從全盤角度,部署地區選舉……」,道出了一般香港政黨的「上層建築」對政黨發展的看法,很多學者都知道這部份。 但這只是「上半部份」的道理,欠了「下半部份」的看法。 單仲偕數改其「空降」目標,引起的地區反哄,就是說明這問題的最佳例子。

政黨中「上半部份」的看法

「上層建築」的看法,由「控制論」出發,屬於問題的「上半部份」。 大部份第一線的政壇人物,普遍都相信,「中央」對政黨的發展,應有全權的控制,凌駕地區和周邊的意願和意見。

而在政黨一眾核心要員的眼裡,地區人士欠缺整體視野,對政策的認識深度不足,對法例的了解廣度不夠; 但就要「搶出位」,和他們爭見報和知名度; 加上又不懂應付傳媒,時常被滲透而洩露消息。 於是,很多「內部消息」和決策過程,他們都會留在核心之間,地區人士就會感到被隔離在外。 在極低的決策透明度下,慢慢地區就會認為,他們的意見完全沒有被尊重和接受,怨懟就累積起來了。

由單仲偕隨意改變其地區直選目標,由九龍西跳到港島,早前付出在九龍的地區資源和努力,隨「轉區」化為烏有,九龍西的地區人士的感覺可想而知。 而港島地區的工作人員有「前居之鑑」,心裡的感覺,黨內的領導有沒有去照顧過,由地區支部的「反撲」中就不問可知。

政黨中「下半部份」的怨懟

和泛民及建制派的區議員,功能界別的「準參選者」及很多地區工作者的日常接觸中,我看到他們對自己的政團都有很高的「忠誠度」,但這些政黨的「下半部份」,就同時有一個深刻的怨懟──政黨中央對地區的意見和意願不尊重。 政黨中央的「要員」到地區「做Show」,地區人員要無怨無悔的做佈景版跑龍套,「要員」還會看成是給地區「貼金」。 而從來,傳媒都只聚焦在政黨的第一線人物身上,所謂的第二梯隊,極少為傳媒的目光注意,對地區人士而言,做甚麼也是徒勞的; 而在捉襟見肘的資源下,地區更加是甚麼也不會搞得大,無可避免的要被黨中央「看扁」。

於是長久下來,政黨的中央就會認為,不成器的地區,理應全盤接受中央的調配,地區的意願在他們眼中的「全盤考慮」裡,最好的也只能是「配菜」。 泛民的第二梯隊還好,就算不被重視,至少還有發聲和爭取的機會; 而在另一些政團,凡事也由上而下施壓解決,表面情況便會是「……明白本身能力極限,甚少爭參選立法會……」。 其實,真相是愚忠的第二梯隊,在尋求黨內支持時,意向已被扼殺在萌芽階段; 而因為一開始便失敗,誰又會對外大肆宣揚如此丟臉的事?

於是,有才能的「政治人才」便會在政黨內,由熱心變為遊離。 在建立自己的政治脈絡後,不假政黨之力,自己尋求自己的政治機會。 這又再另一眾政治「大佬」認為自己旗下的政治人才不足,要努力在身邊發掘人才。 在「舉賢不避親」下,甚麼兄弟、姨媽、姪女、外甥、女婿……全都出場,原來的黨成員就更寒了心的噤若寒蟬,這一切就進入了惡性循環。

政黨高齡化不利民主發展

香港人口老化,但現在立法會議員更越趨高齡化。 立法會議員的平均年齡,在2007年已達58歲,在4年後,更有可能升到平均60歲以上。 其中,若以現在的60名議員名單不變,在2008年,將會更有50%的議員超過59歲,有10%的議員更超過69歲! 歲月不留人,在這屆的立法會任期中,已有不少的議員出入醫院,更傳出有議員身患重病。 人生70古來希,令人不禁有「廉頗老矣,尚能飯否?」的疑慮。 香港政治人物的世代交替和接班人培育需要,已逼在眉睫,克不容緩,難道要迫政府在新立法會議事樓層增加輪椅通道,去方便未來可能出現的「老人政治」?

甘乃威參選,展開政黨世代更替的第一步,但政治變化無窮,一天也太多,未到參選期結束也可能會有變數; 有泛民中人表示,單的事件尚未完結,現在只是中場,離結局還早,未來數周還有戲可看。

由單向的「控制論」,進化到世代接班考慮下,黨中央和地區的良性互動,香港的政黨還有很遠的路走。 外在的「政黨法」對此或有幫助,但要改變,力量始終要由內部的反思和檢討開始,有眼光和視野的政黨頭兒們,你們看到問題在那裡嗎?

(祥益網 馮來先警專欄)


Direct URL : http://mindfarm.com?contentid=72

分享


       發佈日期: Thursday May 15, 2008 HKT


Copyright 2006-2011® Paul T.C.Fung at MindFarm.com
System Powered by DataYard.com